1
2
位置:西E网首页 > 人物 > 毛泽东向韩愈学古文

毛泽东向韩愈学古文

编辑:杨馥萌      信息来源: 西e网-人民网发布时间:2016-5-9

 

        从青年到老年始终爱读韩愈

        毛泽东一生喜欢读书,他对韩愈的痴迷是从青年时代开始的。

        1913-1918年,毛泽东在湖南一师学习,国文老师袁仲谦是前清举人,蓄了一大把胡子,对学生非常严格。他要学生学习写桐城派古文,韩愈是桐城派最为推崇的作家,就是从那时起,毛泽东开始钻研韩愈的文章。

        1936年毛泽东在延安接见美国记者埃德加·斯诺时,对这段读书岁月仍然记忆犹新:“学校里有一个国文老师,学生给他起了个‘袁大胡子’的外号。他嘲笑我的文章,说它是新闻记者的手笔。他看不起我视为楷模的梁启超,认为他是一个半通不通的人。我不得不改变我的文风,去钻研韩愈的文章,学会了古文的措词。所以,多亏袁大胡子,今天我如果需要的话,仍然能够写出一篇过得去的古文。”由此可见韩愈对毛泽东的影响是很深的。事实上,毛泽东当年写给黎锦熙、萧子升的信,大都气势沛然、情感炽烈、义理跌宕,很得韩愈笔意。1952年,毛泽东应湖南一师历史老师罗元鲲之请,为已经逝世二十年的袁仲谦撰写了墓碑,表达了他对恩师的感激和怀念。

        韩愈(768-824),字退之,祖籍河南昌黎,故世称韩昌黎。韩愈三岁时失去了父亲,由长兄韩会抚养。他发愤苦读,但时运不济,四次参加科举考试才考中进士。他一生仕途不畅,但才识俱佳,敢于直言。在政治上,他反对藩镇割据、宦官专权;在思想上,他推尊儒学,攘斥佛老,堪称宋明儒学之先驱;在文学上,他反对六朝骈俪的文风,提倡散体,主张文以载道,务去陈言,与柳宗元共同倡导了唐代古文运动,宋人推尊他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首,苏轼更说他“文起八代之衰”,于诗歌创作领域,他追求雄奇怪异之美,主张以文入诗,开创了独树一帜的韩孟诗派。

        韩愈的诗文,是后人学习中国古典文学的典范。毛泽东读韩愈,当然不是如私塾先生教导的那样只知死记硬背,而是一篇一篇地钻研,从词汇、句子、章节到全文,首先凭借注释和词典,了解领会大意,在此基础上反复默读和朗诵,通过这样持久的努力,达到融会贯通的地步。韩愈的诗文,毛泽东大多烂熟于心。

        不仅如此,他还写了大量读书笔记。据湖南一师的校长周世钊回忆,毛泽东在湖南一师学习时的读书笔记《讲堂录》后半部分,便是读韩愈的笔记,涉及韩愈作品《感二鸟赋》等十多篇。在这个读书笔记里,不仅有对词句的释义,还有对文章内容的圈点、眉批。毛泽东对韩愈不是全盘吸收,而是对他的作品明辨是非优劣,达到去伪存真、去粗求精的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 晚年毛泽东对韩愈的阅读热情不减当年。1965年8月,他专门要来《韩昌黎全集》阅读,据不完全统计,仅他圈阅的韩诗就达12首之多,其中手书过3首,即《石鼓歌》《次潼关先寄张十二阁老使君》《晚次宣溪辱韶州张端公使君惠书叙别酬以绝句二章(其一)》。

        毛泽东还批注说:“韩愈文集,为李汉编辑得全,欧阳修得之于随县,引以流传,厥功伟哉。”足见他对韩愈文集编纂和流传情况的熟悉,把韩愈文集得以传世视为了不起的事情,如果不是对韩愈文章的精熟和偏爱,就不会有这样妥帖的批语。

 原文链接:http://dangshi.people.com.cn/n1/2016/0201/c85037-28100078.html

信息产业部备案号 陇ICP备10200311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21|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版权所有:中共白银市委宣传部
西e网运营维护:西e网IDC中心技术支持:西e网技术服务中心 白银鸿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运维电话:0943-8251555
未经本站许可不得建立镜像连接,相关权益受法律保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