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2
位置:西E网首页 > 人物 > 林广宏:大山深处的坚守 一人撑起一所学校

林广宏:大山深处的坚守 一人撑起一所学校

编辑:黄荣      信息来源: 西e网-白银文明网发布时间:2018-10-12

  在白银市靖远县东升镇山区地带,有一位老师,他用自己的肩膀扛起了村子里的整所学校,他教孩子们知识,陪孩子们玩耍,给孩子们希望……
 
  十多年来,林广宏把一批批孩子从这个小山村送出去,看着教过的孩子有的现在上了大学,心中很有成就感。
 
  林广宏的家就在两三公里外的山坡上,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,成了他几乎不变的主题。
 
  在流土崖小学,孩子们的课业通通不带出学校,林老师当堂批改,让孩子们在课后有足够的时间玩耍。
 
  在流土崖小学,除了教书,林广宏还要照顾孩子们的各种所需,包括给孩子们煮鸡蛋吃,林广宏不仅是孩子们的林校长、林老师,还是孩子们的林爸爸!
 
  一个老师和6个学生
 
  教师节前夕,记者与靖远县东升镇教管中心孟建军老师,驱车前往该镇流土崖小学,采访一位身兼校长、任课教师、电脑技术员、打铃人、厨师多重职务,一个人独自撑起这所大山深处的小学校十几年的林广宏老师!
 
  汽车穿过城市、乡村、田地,来到了靖远县最偏远的村小学之一,东升镇流土崖小学。学校被一片片玉米地包围着,校门口是一条乡村小路,学校背后是连绵的小山丘。没有当地人做向导,即使靖远本县司机,也很难找到这里。
 
  林广宏:大山深处的坚守,20年,一个人撑起一所学校
 
  流土崖小学,目前只有6名学生,涵盖学前班,一年级、二年级三个年级,孩子们几乎都来自贫困家庭或者单亲家庭。
 
  10年1个人独自坚守
 
  林广宏是土生土长的龚子川人,1998年,时年22岁的他,从中专学校毕业,在爷爷与父亲林国栋的鼓励下,成为一名代课教师,爷爷的原话是说,“读了些书不要荒了”。
 
  林广宏20年的乡村教师职业生涯,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,与一位年长的民办教师搭档,作为主力教师在龚子川小学执教10年,1个人独自坚守在流土崖小学10年。
 
  10年后成为“国家教师”
 
  1997年,林广宏刚上岗时,靖远县的代课教师月薪只有200元左右,不够一个农村男青年正常的花销,坚持了6年后,2003年,经过考试选拔,林广宏以优异的成绩被招考为靖远县县聘教师。
 
  又坚持了7年,县聘教师工资稍微有所上浮,能拿到400多元了,但还是勉强够维持自己的个人生活,无暇顾及家庭。
 
  2010年,县上拟出台政策,转正县聘教师,林广宏抓住机遇,再次成功通过考试,在站上讲台10年后,终于成为一名“国家教师”。
 
  第一件事教室门打开
 
  林广宏是一个能耐得住寂寞的人,也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。在学区逐步完善学校基础设施建设的过程中,林老师自己动手,在校园内外大量栽树,如今站在远处看流土崖小学,有种郁郁葱葱的感觉。
 
  林广宏到初到流土崖小学时,那里除了两间教室外,就是一片荒滩,对林广宏来说,适应宁静和孤寂,从那时起或许已经成为一种习惯。
 
  早上到校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教室门打开,然后去开自己的宿舍门,多年以来他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习惯。每天早上,林广宏都要给孩子们煮鸡蛋,安排学生们吃好早餐。
 
  孩子全部交给了妻子
 
  林广宏的妻子张梅,与林广宏同岁,她们是初中同学,后经与林广宏一起代课的姐姐介绍,于1998年,也就是林广宏做代课教师的第二年,她们喜结连理,开启了近20年平淡而幸福的爱情。
 
  与林广宏结婚后,张梅也在流土崖小学做过几年代课教师,后来,由于儿子林兴卫升四年级,当时的流土崖小学开不了英语课,张梅痛下决心辞职,带着孩子们转学到当时的东升镇中心小学柴辛小学,一边供孩子们读书,一边为姐姐打工。
 
  2009年,刚辞职后的张梅,从姐姐开的商店领到的工资是月薪1000元,大大超过尚拿着400多元工资的县聘教师们的工资。接下来的3年里,张梅在乡中心小学和中学所在地,边打工边陪读。
 
  2012年,儿子林兴卫升学到县城读高中,张梅也跟着儿子到县城,继续在姐姐开的窗帘店打工,月薪1500元,工资不高,但可以按时给孩子们做饭,方便照顾孩子们读书。
 
  坚决不填报师范院校
 
  儿子林兴卫今年大三,在兰州工业学院机械电子工程专业就读,由于见证了和体验了父亲坚守教育战线二十年的贫困生活,当年在填报高考志愿时,坚决不填报师范类专业和院校。亲戚们说,这也许是孩子看到爸爸当老师,一辈子坚守清贫,穷怕了的缘故吧!
 
  儿子林兴卫和女儿林兴兰小的时候,林广宏与张梅尚在流土崖小学同甘共苦一起代课,他们把儿子和女儿带在身边。到三年级时,儿子和女儿转学到柴辛小学后,林广宏再就没能拿出时间去陪伴和辅导他们了。
 
  林广宏说,对别人孩子操的心,给自己的孩子没有操过,对自己的孩子没有时间和机会辅导。
 
  演绎现代版牛郎织女
 
  据张梅回忆,从她放弃做代课教师,一个人带孩子起至今,他们夫妻经常是半年或几个月才能见一次面,过着牛郎织女般的生活。
 
  除了聚少离多,最难的是压在肩上的巨大的生活压力,在张梅的记忆里,婚后的生活,从来没有轻松过!但张梅非常理解和支持丈夫,她勉励丈夫,在好老师和好家人之间,选择做个好老师。
 
  父亲打工替儿还婚债
 
  从拿起教鞭的那一刻起,二十年来,林广宏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,或者转换人生方向,即使在那些最艰难的时刻。
 
  林广宏进入教师队伍,登上讲台的第一天,父亲就告诫他,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父亲的原话是“一天十元的活,要干就踏踏实实的干,不干就回家务农。”
 
  二十年里,为了替林广宏解除后顾之忧,父亲总是冲在维持家庭经济生活的第一线。为了让儿子坚守在收入微薄的代课教师岗位,父亲在林广宏结婚的第二天就去煤矿打工,替林广宏还结婚的欠账。
 
  不是不能走是不想走
 
  二十年间,特别是转正后的这些年,林广宏也曾有过调离的机会,但听到乡亲们无奈却饱含期望地说“你不能走,你一走,这个学校就没了,娃娃们就彻底没人带了,会面临全部辍学”,看看孩子们充满希望略带迷茫的眼神,林广宏的脚步就迈不动了。
 
  二十年只请一次长假
 
  2014年6月下旬,林广宏的母亲在家中干活时,不小心让树枝戳破了眼睛,在兰州住院,要手术没有人签字,妻子哭着打电话给林广宏,说“医生说你妈眼睛要做很大的手术,你还放不下学生,我一个女人在兰州那里顶着住”于是,林广宏向时任东升镇教管中心主任崔盈请了假,赶赴兰州,为期一周,为母亲看好病后返回。
 
  请假时,崔盈主任对林广宏说,“你干教师近20年了,始终没有请过假,你妈妈做手术是大事情,赶快去吧”,得到准假的林广宏回到学校,把每一位家长紧急请来,给学生布置好他离开期间应做的功课,与每位家长签订了安全协议书,才离开,焦急的赶往母亲的病床旁!据林广宏回忆,此前和此后,他再没有请过假。
 
  这辈子最对不起家人
 
  林广宏是个孝顺的人,妻子张梅在外陪读打工的这些年里,母亲因腰椎间盘突出和胯关节变形,在家里除了做饭其他活都干不了。为了替母亲分担,林广宏主动承担起了为爸爸妈妈洗衣服,整理房间等家务活。
 
  林广宏说“这辈子,最对不起的是家人”,刚开始工作的十年,他连自己都养活不了,遑论支持家里替父母分忧;转正后,继续坚守流土崖,他没能给儿子在成长的道路上鼓足劲;人都说,婚姻和爱情当中,最深情的是陪伴,可是林广宏的陪伴全部给了学生。
 
  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
 
  包天艳与包天智是亲兄妹,他们父母文化程度均不高,以务农和养羊为生。他们的父母生了三个孩子,大儿子上七年级,女儿上二年级,小儿子上学前班。今年上七年级的老大包天月,也是林老师带出来的,据说他在今年的小升初考试中,成绩排小塬学校年级第一名。
 
  张建茹,家庭经济困难,三个哥哥分别上高中,初中,小学,学费和生活费开支巨大,是典型的因学致贫家庭。
 
  刘宗瑶,父亲常年在外打工,母亲离家出走,由爷爷奶奶带着。
 
  贾曦,家庭多子女,一个哥哥两个姐姐都在小塬小学留宿读书,家里还有一位九十高龄的老奶奶,家庭经济困难。
 
  贾泊萱,这位在出生后40天即做过先天性心脏病手术的苦命女孩,父亲去年又遭遇了矿难,母亲离家至今未归,现在由爷爷奶奶照顾着他们兄妹三人,由于在重症监护室长时间待过,她的记忆力很不好。
 
  从左边穿红衣服女孩起分别是,包天艳、张建茹、刘宗瑶、贾曦、贾泊萱、包天智。
 
  流失的是在校的十倍
 
  林广宏说,村子里父母受教育程度好点或者家境好点的家庭,都把适龄求学的孩子转学到了县城或者镇里的小学,而他带的这6个小学生,全部来自贫困家庭、单亲家庭亦或是留守儿童。
 
  据统计,东升村龚子川社,流土崖社,杨湾社三个社,一百多户人家,六七百人口,小学阶段适龄儿童有60多名,相当于目前在校人数的十倍!
 
  林广宏认为,造成生源流失现状的原因有两个方面,其一,80后、90后父母,大都把孩子转学到教学条件更好的地区了,其二,计划生育政策让90后,00后的同龄人数量大幅度减少。
 
  魅力四射林广宏老师
 
  林广宏说,自20年前,他开始参加工作以来,东升村龚子川社,流土崖社,杨湾社三个社几乎没有学龄儿童辍学,基本能达到百分百入学,村子里比林广宏小十几岁的年轻人几乎都是林广宏的学生。
 
  出生于1987年的牟文花,1996年开始在流土崖小学上小学,陇东学院小学教育专业毕业她,目前在新寨小学带着数学与英语两门课程。
 
  牟文花回忆说,在林广宏老师来流土崖小学任教之前,带她的老师是一位初中都没毕业的快退休的民办教师,老教师不讲普通话,她很厌学,各科刚好及格。
 
  升到四年级以后,讲普通话,受过中专教育,会教广播体操的林广宏老师来了,他不仅课讲的好,也能带着大家玩的高兴。林老师当时给牟文花带的数学课,便成了牟文花最爱学的科目,从原来的刚及格考到了80多分。
 
  牟文花那一级学生,几乎都上了高中,把专科层次算在内,几乎都考上了大学,作为基础教育阶段的老师,林广宏功不可没。
 
  教学方法好成效明显
 
  多年来,林广宏所带的流土崖小学的考试成绩,始终名列全学区前茅,2017年,按学区综合考评,林广宏所带的科目有75%的班级排在全学区前三名。
 
  在林广宏老师的精心教学和耐心辅导下,孩子们进步很快,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多年来,东升镇教管中心的老师们,有一个共识,林广宏老师带出来的小学生,不管转学到那,都是名列前矛。在全学区的综合排比中,流土崖小学各科成绩,也总是出现在前列。
 
  记者采访的当天,有一个已经升到三年级的同学的爷爷来替孙子办理转学手续,他告诉记者,作为家长他非常感念林老师对自己孙子孙女的教育和操心。他说尽管流土崖学校小,但林老师带过的学生,走出这里,进入大点的学校后,都在所在班级或者年级名列前矛。
 
  教师节前,东升镇教管中心主任崔盈来慰问林广宏时,语重心长的对林广宏说,“教学质量不用我说,你肯定抓的很好,我唯一叮嘱你的就是抓好安全管理”
 
  小学生们还是多让耍
 
  多年来,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,林广宏老师,总结并实施着一套独具特色的教学理念,这套理念的核心是“向课堂要质量,让孩子们多玩耍,为孩子们彻底松绑,还孩子们美好童年,不布置家庭作业。”
 
  东升镇中心小学的唐玲老师发现,在流土崖就读的侄子侄女,放学后不写作业,但成绩也很好,经过询问,孩子们说,她们在学校期间,也是大部分时间都在玩耍。
 
  林广宏给唐玲分享,学生一开始学习习惯的养成很重要,记住该记住的公式和规则后的口算心算训练很重要,这都有助于孩子们提高基础的运算能力,强化和开发孩子的学习能力。
 
  终于见林老师本人了
 
  从事教师工作这些年来,最让林广宏感动的是,学生们对他的感念,有一次,他到小塬小学去办事,一位老师欣喜的对他说,“终于见到林老师本人了”,细聊才得知,从流土崖小学低年级升到小塬小学高年级的小学生们,经常念叨着林老师。
 
  每年临毕业时,一手把孩子们带大的林广宏,眼看着孩子们就要离开,飞向更远的远方,他总是有些难以割舍。
 
  经过一天的采访,记者带着感动和眷恋,离开了美丽的流土崖小学,林广宏老师朴素可爱的乡村教师特有的面孔,孩子们充满期望的眼神,在我们脑海中久久的浮现。
信息产业部备案号 陇ICP备10200311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21|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版权所有:中共白银市委宣传部
西e网运营维护:西e网IDC中心技术支持:西e网技术服务中心 白银鸿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运维电话:0943-8251555
未经本站许可不得建立镜像连接,相关权益受法律保护。